破解《达芬奇密码》(转载)

作者写到对这本畅销小说爱不释手正是这数天来我对这本书的痴迷程度的真实写照。好久好久都未曾碰到如此一本充满疑团且能吸引我的眼球的书了。作者的观点也挺有思考价值的。文章如下:
 
对《达芬奇密码》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于是花了几天时间,第一次正经地看完畅销小说。要问有什么感觉?感觉是比一般的通俗小说好,起码能让我有耐性与小小的好奇心,在短时间内看完,不致成了堆积问题。能够废寝忘餐地追看悬疑小说,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不知是人长大了,还是看的书藉多了,这几年看书都不太有耐性,看什么都觉得太一般,没有连续作战的精神。
 
老实说,这部小说就脉络与发展情节来说,是极一般的。内容无非就是解开一个谜团,然后是由男主人公带着一个美女,在黑道白道中逃亡。而就这个过程展开的描写,也太不精彩了。两年前开始,我每逢星期五、六、日的晚上九点三十分便猫在家里,看明珠台播的外国电影。关于高科技与逃亡的电影,让人看得惊心动魄,叹为观止。而《达芬奇密码》里把全球定位追踪器扔出的情节,已经在电影里出现过了。因此,《达芬奇密码》的架构一般,似乎还有抄袭电影桥段的嫌疑。
 
这部小说,分主线与副线两条线索前进。主线说的是兰登与索菲的解谜之路,副线说的是提彬雇请的人抢夺圣杯之路。在不长的小说里,切忌章节过多,无端打乱读者前进的思绪。主副线的交杂前进,形成一截一截的坎坷,有时觉得可恶,真想跳过不喜欢看的副线的章节。副线在这部小说里的出现,其实没有多大的作用,可能是作者为了增加字数,卖更多的钱。而小说的情节发展也相当缓慢,插叙过多,有些章节是通篇写一些琐碎的事情,只是到最后才留一个小悬念,卖一个关子。
 
虽然有以上的不足,但《达芬奇密码》仍不失为一本好书,毕竟它对景物的描写很细致,让一般的读者有亲临其境的感觉。古今书藉汗牛充栋,对于通俗小说来说,前进的线索及其结果已经不太引人注意了,当然也不会跳出传统的窠臼多少。关键还是故事中加入的元素。正如说故事的很多,但能说得精彩的只是少数。《达芬奇密码》的卖点不是逃亡的惊险,而是其关于解谜的方法,以及对宗教的解释。解谜的方法,正是吸引读者不断翻页的动力所在。谜,看似很复杂。解谜,也就难比登天。斐波那切数列、sofia、apple、P.S、pope等一个一个谜底的揭开时,虽然有不外如是的感觉,可有时也会茅塞顿开而忍俊不禁,为丹·布朗的小诡计喝一声彩。字谜是小孩子喜欢玩的游戏了,出现在成人世界中,却被视为难解的密码。连那世界通行的英语,倒写了,竟也连英国人也不认得。复杂与简单,全在乎你以怎么样的思维去想问题与解决问题。
生存于世,恐怕没有人喜欢复杂。复杂的人际关系,复杂的前进道路,总让人不胜其烦。而复杂的制造者,正是人。丹。布朗让读者重新体会到楔石只是一个带字谜的圆筒、圣杯只是一个女人或一个V字形的东西。字面上的意思,与实在的东西,存在着一段很远的距离。渴望的简单,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伪装成复杂,而妄图化繁为简的人,又不情不自禁地以自己的复杂的思维,把简单想得更复杂,以致问题更加难以解决。到头来,只能寄望“不是你找圣杯,而是圣杯找你”。假设圣杯代表简单的话,当简单找你的时候,你会相信那就是问题的答案吗?这答案根本不值得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去研究呀。不要以为别人活得简单,便充满神秘,也不要以为别人活得神秘,便充满秘密,而试图去破解。密码时代,虽然解密高手处处可见,也不能令设置的密码太过复杂,因为密码的频繁使用者还是自己,万一密码忘了丢了,决不是发个电邮便有人给你寄回来的,因此,密码时代,看似复杂,实则依然在简单之中。活得简单,睡觉也香。
 
小说引人入胜的地方莫过于对圣杯的解释。达芬奇是郇山隐修会的掌门人,所描绘的画作居然大大地有违传统的宗教;圣杯崇拜即是对女性崇拜;进教堂犹如进女性的子宫;耶酥与抹大拉的玛利亚结婚,并传下后代;耶酥只是一个凡人,他的神性只是牧师的投票决定……一个又一个新奇大胆的推测,可能来源于作者的冥想,也可能来源于学术的研究,不过已足够中国的读者目瞪口呆了。
 
小说由此带出三个论题。一,女权主义的维护;二,神是如何造出来的;三,宗教值得信仰吗?
 
人类首先经历了母系氏族,后来被男人篡位夺权了,女人成了奴隶与财物。直到现在,女性仍然极易成为受害者。一直宣传男女平等,但是在男性社会里,谈何容易。如果历史是有规律的,天道会循环,那么遥远的将来,女性会迎来第二个母系统治的时代。男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会把抹大拉的玛利亚抹黑成妓女,而保守其秘密的人,却在不断退缩,更不敢堂而皇之地澄清。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并没有男人与女人之别,所有的一切都在于生存下来后,所受到的教育。女人被教育成女人。女人活在母系社会,会被教育成勇敢坚强的女人;活在父系社会里,会被教育成温柔忍让的女人。美德,有不同的解释。小说张扬了女性的伟大。男人是应该感恩的。
 
天上本来没有神。神都是人类为了自身利益,投票后从凡人中制造出来的。神当初在人间的时候,可能活得不太顺利,但这不重要,一旦被推举成为神后,人间的痕迹会被抹掉,张显的都是夸张的神性。小说把耶酥从神坛上无情地揪下来,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平凡人,那么信任祂的信徒,会作如何感想?神其实只是人类的傀儡,人类借助神的形象来传达自己的意思,达到一方征服另一方的手段。十月怀胎才能造出一个人,而造出一个神只须一次投票或一次宣传。
 
既然神是人造出来的,祂又能对人起什么样的意义呢?那究竟是要相信神的存在,还是否定神的存在?神还值得人去信仰吗?提彬说,“亲爱的,《圣经》是人造出来的,不是上帝创造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本确定的《圣经》”。于是,同一个神便被人类理解成三个不同的神。一个居于天上,天天看着尘世间的动作,掌管着人死后的事情;一个只是历史上的凡人,甚至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是活在文字里的神,通过阅读文字,人类慢慢形成在心中的一个亲近的神,尽管《圣经》是人造出来的。信教的人,活着的时候,信仰典藉中的神;想自己死后的时候,信仰天上的神。信仰只是一个心理暗示。“只要你对上帝保持一点点信仰,也是能创造奇迹的,真的。”
 
丹·布朗对宗教名人以及宗教带有颠覆性的描写,确实让我这个生活在中国的读者大吃一惊。我很奇怪这篇小说居然成了畅销书,一版再版,销量超过五百万,赢得的赞誉声远比咒骂声多。我想,如果这部小说是中国人写的,故事的背景发生在紫禁城或人民大会堂,然后对中国的神来一番如此这般的颠覆性论述,小说还能顺利出版吗?出版了,成了畅销书,还是很快被禁?中国的读者如果要看到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那么从现在起,就应该祷告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